页面载入中...

第三届“美丽世界-国际学生公益媒体艺术展”在上海奉贤启幕

admin jaydenjaymes在线tv 2020-02-13 883 0


  居住在贵州省桐梓县南部海拔较高山区的苗族,为抵御当地严寒的冬季气候,上衣多采用对开襟样式,下面则穿着蜡染百褶裙和挑花围裙,袖子再套上挑花袖筒,小腿裹多层挑花绑腿。苗族妇女认为自然界中存在的色彩是她们生活中选择取舍的素材,应将这些色彩穿在身上,形成一种源于自然而又超越自然的美。 
  贵州省安顺县西秀区境内的苗族服饰较常见的有四种:一是妇女头戴半月形红木梳,头发绕髻盘于木梳上,外绕银链,上衣两襟交叉相合,下身着长裙,以麻带或锦带系腰,围裙多用蜡染或刺绣镶边;二是妇女绾髻,外围青色蜡染镶边布,折成尖顶,服饰多用青黛色,配以各色花边装饰,衣襟有两道白色花边,节庆时花边换用鲜艳的彩色边,上面用绣、染等方法制出各类花鸟图案,下身着百褶裙,裙长过膝,裙脚饰有花边,小腿裹青布带;三是妇女用一根绑上小木梳的竹片斜插于发髻,再将剩余的长发加上假发绕在木梳上,衣服为斜开对襟短衫,一般为青、蓝、黛色,袖口及领镶花边,喜庆或其他节庆日则着彩色衣,多为红色,裙长到脚跟,青蓝或青白相间,配以织锦系腰、白色围裙;四是妇女绾髻,用蜡染布作拱桥形外饰,额上插银簪,上身穿斜开襟短衣,袖、领用花布缀边,下身着青白或蓝白相间的蜡染百褶裙,腰系花带围裙。 


  安顺关岭苗族服饰是操川、黔、滇方言的苗族较有代表性的服饰,主要集中在贵州省关岭县的顶云、关索、花江等苗族聚居区,关岭周边的晴隆、兴仁、安龙、镇宁等县也有流传。关岭苗族服饰分衣裙和头饰两个部分,在其衣裙中,上衣的领扁、坎肩和衣袖上的三条大小不一、图纹各异的刺绣图案象征苗族的故土黄河、长江和沅江,内中不同的几何图形代表三大流域内纵横交错的阡陌田园。裙子中央的大型图案象征心手相连的苗族同胞,上衣前胸和后背呈长方形的大型彩色刺绣图案中,不同的花纹分别表示太阳、星星、鲜花等。围腰上三条垂直呈“川”字形的绣花图案则分别代表苗族语言的三大方言。安顺苗族头饰较为讲究,已婚妇女将头发从太阳穴梳挽髻扭成圆柱形,从左向右盘在右耳上方,而后插上红绿花色的牛角形木梳;未婚姑娘的头饰则将头发从前额向正前方分梳,再以碎发搓成的发线与头发一起编成一股发辫,从左到右盘旋在头部,留下辫尾分成须状垂于右耳上端。 
  贵州纳雍箐苗服饰是所有苗族支系中服饰保存最完整的一支,其头饰插在盘成“V”状、形似牛角的高髻上。据说“蚩尤氏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触人,人不能向”,纳雍箐苗头饰即具有“髽首”、“触角”等“族徽”标志。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纳雍全刺绣服饰工艺技巧精湛、制作流程古朴,堪称苗族服饰中的精品。 


  由于苗族不同支系的文化背景、居住环境和通婚范围不同,形成了不同的服饰文化圈,贵州剑河苗族服饰即其中之一。它分布于县境内的十个乡镇,有十二大类,近百种款式,单是刺绣就有二十多种,针法手法形式多样。剑河苗族服饰图案造型丰富多彩、古朴神秘,布局奇特,构图丰满严谨,形象主次分明,色彩装饰对比强烈,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和鲜明的民族风格。 
  贵州台江的苗族服饰以内容丰富、形式多样、造型古朴神秘、色彩配制大胆奇巧而闻名海内外,按苗族当地方言划分,其类型包括方你型、方纠型、方白型、方秀型、方南型、方翁型、方厘型、八香型、翁芒型九大类,共有款式百余种。台江苗族服饰的刺绣针法多样,主要包括平绣、锦上绣、破线绣、辫绣、盘绣等二十多种。其构图有对称式、左右式、中心式等样式,艺术上体现变异、夸张的特点,思想性较强,主次分明,一幅构图就是一个故事,被史学家称为“穿在身上的史书”。 


  摆贝苗族服饰“百鸟衣羽毛裙”独具一格,是贵州榕江县苗族服饰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其衣裙图案以百鸟造型为主体,龙、凤形象穿插其间,反映了这一苗族支系对鸟图腾的崇拜。衣襟、衣袖、围腰裙子、下摆等方位则布满其他图案,主要有鱼、虾、石蚌、蜘蛛、蛇、链子、花树及山川河流等。服饰制作需经过滚、轧、揉、舂捶等多道工序,在此过程中交替使用蜡染、织花、刺绣等多种工艺,整个制作细腻而富有创意,显示出一定的民族地域性。 
  梭戛箐苗服饰的色彩表现十分突出,以手工技艺为主制作的彩色蜡染和挑花刺绣两种服饰均采用天然原材料。梭戛箐苗彩色服饰(主要是女装)中保存着许多古老的文化风俗信息,独特的图案、线条和种种表意、象征符号成为箐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1943年八月底或者九月初,我母亲的哥哥,家里最年长的儿子,从苏联前线的克里米亚回来休假几个星期。当他下了长途汽车,就碰见了那个地区负责传送战场坏消息的人。这个人正要去村里,为我家人带去消息,说小儿子在冻原上“为祖国英勇牺牲了”。这位传报使者出乎意料地遇见了家族里的一员,于是他觉得自己不必亲自去了。他直接把通知单交给了这位休假士兵。然后,这一幕发生了:格里高尔回到了家,一阵欢笑迎接了他——我母亲年轻时非常善于表达喜悦——关于弟弟,那位在信里自称“冻原男孩”的死,格里高尔在整个休假期间都没对家里人提一个字。据母亲说,在平时一直是“真正的恋家小孩”的格里高尔在休假时始终躲避着家宅,父母,姐妹,甚至他的村子Stara Vas,他选择日夜游荡,有时甚至彻夜不归,混迹于附近的村子——Encelna Vas, Lipa, Ruda, Globasnica, Diek?e, Rinkolah和Krcanje——在那些地方,在熟人或者彻底陌生的人面前,他双眼“都哭瞎了”。“双眼”哭瞎了——那独眼士兵吗?哎!“他一直哭个不停。他一定一直在哭,从未停下。”直到最后一天,当他要走到车站去坐车,返回战场,他才把阵亡通知单交给了妹妹,唯一一个他允许给他送行的人。几个星期后,他也“被埋葬在异乡的泥土里,愿它轻轻将他覆盖”,阵亡通知上是这么写的,后来村子里墓地纪念碑上也刻上了这段话。

  在诗剧《关于乡村》里,最后一幕是在一个公墓。那开头说话的女人,Nova,面对那个男人、那个次角,但也主要是面对剧本里其他人物,那些主要人物——那个向彼此,也是向自己宣战的妹妹和哥哥说,这些她一直觉得很难说出的话:

  (彼得·汉德克)

  “是我,另一个村庄的后代。但你们都应该确信这一点:一个新时代的精神通过我来说话,那个精神将要说出下面的话。是的,危险的确存在,而仅仅是危险就能让我用接下来这种方式说话:用抵抗的方式。所以听听我的诗剧。你们不再生活在迷梦中,这是对的,但是不要像一群吠叫的狗那样把彼此叫醒。不能怪你们中的任何人,正是在你们绝望的情绪中,你们或许才意识到,你们并不是真的绝望。如果你们真的绝望,你们已经死了。所以不要表现得好像你自己是完全孤立的。没错,你的故事不能带给你任何可以依靠的抚慰。停止为‘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而焦虑:生存是,而且会继续是,可以想象的,但死亡则不可想象。想想你们有多么相似;要承认你们的确是相似的。只是我在说这话。但是我不仅仅是我自己。两种伪装之下的‘我’是这世界上最不可信、最稍纵即逝的东西,但同时也是最无所不包的——最能让人卸下武装的。‘我’!是唯一的主人公——而你们应该是那让人卸下武装的人。是的,‘我’是人性的本质,并且保存着我们的人性!战争则与此背道而驰。我们的敌人,并不是站在灰色柏油路上,灰色覆盖着灰色,而是站立于花朵那黄色的喉咙里,黄色覆盖着黄色。俯身去致敬一朵花,这是可能的。也可以对枝条上的小鸟说话。被人工的色彩所凌虐的世界,让我们为能够修复世界的自然色彩留出空间。群山的蓝色是真实的——手枪皮套的棕色却不是;你从电视里看到,以为自己了解了的人或者事物,其实你并不了解。我们的双肩为天空而存在,从土地到天空的道路必须经过我们。缓慢地行走,这样,人才成为让一切距离拥有形状的形体。唯有自然是你能依靠的保证。然而自然不能成为避难所或者逃亡地。头顶飘过的云朵,即使在它们疾行时,也能让你放慢步子。谁说你们必须玉石俱焚?你们还没有把战争置于脑后吗?好吧,加固这和平宁静的此刻,展示出幸存者身上的安宁。从远处看来像是散发威胁的死神的头颅,从近处看却不过是孩子的游戏。晒晒你那有一千年历史的床。别理会那些远离了童心的怀疑者。不要期待另一场战争:我们会在自然的见证下,找到真正的和平爱好者。不要向你的后代展示邪恶的一面。在他者的面容上,存在着力量的门。此时此地,正是感激之心的节日。所以不要让人说你们错失了和平的好处:让你身体的精力疑惑一会儿——把和平传递下去。只有能够去爱的人,能够将它传递:只爱一个人——就能遍及所有。在爱你时,我清醒地认识了自己。即使当大部分事物都无法被提升,也要去做那可被提升者。把目光从那凶残的两足动物身上移开。变得真实。融入那大篷车的音乐。一直走下去,直到消失的线条从那混乱的扭结里再次出现,如此缓慢地出现,令世界再次崭新地属于你,如此缓慢,以至于你能清晰意识到,它并不属于你。是的,永远要远离那夸耀自身权力的权力。不要抱怨说你是孤立的——甚至,你应该更孤立一点。沿着自然的窸窣声前行。去描述地平线,以免美丽再次化为乌有。向彼此描述生命的图像。善好之物值得继续存在。不吝惜时间——并且保持创造力:让你难以解释的叹息长成坚强有力的歌声。我们的艺术必须向天空呼喊!不要让任何人劝说你放弃美丽——人类创造的美,让我们彻底震惊。专注于祛魅,而同时它会揭示那唯一的神秘。记住:无论何时,当一个孩子走过来惊惶地看着你,那一定是你的问题。披上多种伪装是你不可逃开的命运,还有喜好令人愉快的欺诈,胜过公开的真理。参演日常生活的闹剧。陷入迷狂是这游戏的题中之义。(还有:只有不戴面具的人会骄傲地前进。)进入地球上的未知地域,让那些未曾拥有幻觉的人怨毒地冷笑:幻觉为想象提供能量。是的,就让对真实形体的渴求刺穿自己,在被治愈的世界上穿行——你接受的那些嘲讽的笑声来自无知;那是些行尸走肉,发出死亡之声。死者会给你更多的光。不要担心你不能对他们说话:一个音节就足够。但是,让那些未出生的人保存在你的思想里。孕育和平的孩子!你们这些出自此地的人:你们有责任。不要让任何人说服你们相信,你们是末日的不再生育的人。我们就像以往任何时候那样靠近我们的源头。也许不再有荒野存在。但仍有荒蛮,仍有永远崭新的东西,它将继续成为:时间。时钟的滴答毫无意义。时间是让我们能够度过这世纪的振动。时间:我拥有着你!被祝福的日子就在今日。勤勉地工作,你就能感知到它。或许并不存在理性的信念这种东西,但在神圣的战栗中确有理性的信念。见证奇迹然后忘记。完成踏入信仰的一跃。快乐是权力唯一正确的形式。只有当你感受到快乐,这世界的一切才变得安好。——我们没有可以依靠的抚慰,在这故事里这一点依然成立。谁在测量?那些谋杀孩童的、掌握权力的人消失了,但未受惩罚。和平与安宁不会长久:细细滴落的喷泉消失,化为街垒。希望是虚假的振翅。到处都是扫兴的人。当我们在快乐的太阳下面行走。我们却深深地饮下苦涩。亲爱的乡亲啊:恐惧的哭泣将会永远持续。你对仁慈的请求只会收获拇指向下的手势。所以,团结起来,看看那个在黑暗里穿着黑西装、白衬衣的人。看看河对岸站在阳台上晒太阳的女人。用你们废弃了的方式,去证明,我们人类的反抗!无论多么短暂,每个吻都要被祝福。而现在,你们每个人:回到你们的座位上。通过重复,用恶魔般的能量填满这宇宙。形体是定律,它将你提升。永恒的和平是可能的。听听大篷车音乐。计算、研究,向天堂而去。抓牢这部诗剧。继续向前。在村子里游荡。”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第三届“美丽世界-国际学生公益媒体艺术展”在上海奉贤启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